ad
ad
ad

特奥马凯亚即将到来的

小说漫画 无标签
0 492
喜多喜欢扫地。拿着他的小刷子,他与层层的灰尘、粘在鞋子上的恼人的沙砾以及黑暗的洞穴作斗争,在那里电是一个陌生的概念。在寻找过去的过程中,他偶然发现了一个小雕像。他不知道这个不起眼的神器是通往另一个世界的入口。

他发现自己在一座巨大的寺庙里,神灵和凡人都盯着他看。他很快意识到,上帝确实是真实的,他们不是仁慈或善良的类型。随着只有一个火球,他必须迅速学习技能,能力,和水平。

西奥多一边擦着额头上的汗水,一边喘着粗气,神庙潮湿的空气几乎让人窒息。灰尘粘在他的衣服和头发上,就像他的第二层皮肤,让他觉得自己又硬又脏。经过几个小时的清扫,他能感觉到肌肉中的灼伤,他的手臂和背部随着努力而疼痛。 

“拜托,伙计,这好像是你的第一次,”泰勒从地板上调侃道,他的声音被他的刷子在古老瓷砖上来回扫过的声音所抑制。 

他们的考古队签约挖掘一座古代美索不达米亚神庙,但到目前为止,他们的发现令人失望。除了墙上几幅褪色的画外,几乎找不到什么有趣的东西。 

西奥多的思想在他继续清扫的时候徘徊着,他的思想飘向了外面的世界,等着他的自由完成了这件乏味的工作。 

“对不起,我的注意力都在别的地方了,过去几个小时我一直在做令人麻木的清扫工作。”他嘟囔着,他的声音在泰勒的清扫声中几乎听不见。 

他花了一会儿时间环顾神庙,把古老的石灰石墙和刻在瓷砖上的复杂图案都收了进去。尽管缺乏令人兴奋的发现,他还是对周围的历史和神秘感到敬畏。 

当他继续工作的时候,寺庙的热度和湿度开始造成他们的损失。汗水从他的脸上流下来,刺痛他的眼睛,紧贴着他的衣服。他渴望喝一杯水来冷却他干渴的喉咙。 

最后,泰勒站了起来,主动提出去打水。喜多感激地接受了,看着他的朋友消失在通往庙宇的狭窄通道中。 

独自一人思考,西奥多花了一会儿时间检查他一直在做的壁画。他突然兴奋起来,注意到一个以前看不见的细节,一个黑影笼罩在一群朝拜者身上,他们痛苦地扭动着身子。这个人物的特征是模糊的,但西奥多可以感觉到它发出的原始力量,一种明显的力量,使他的脊椎颤抖。 

他疑惑地皱起眉头,但最终,他耸耸肩,决定伸展双腿,探索这座古老的神庙。 

石灰石墙壁摸起来很凉,粗糙的表面在他的手指下,他在表面上追踪褪色的蚀刻画。墙上的画美得几乎让人流连忘返,日常生活的场景蚀刻在一个几乎超凡脱俗的风格中。 

但引起西奥多注意的是那个较小的房间。开口很小,迫使他弯下腰才能通过,但一进去,他就感到一阵兴奋传遍全身。空间又暗又窄,几乎没有足够的空间来移动。 

唯一值得注意的是中央的一块小岩石,它的表面由于几个世纪的侵蚀和时间的推移而磨损。当西奥多走近祭坛时,他能感觉到空气压在他身上的重量,房间里发霉的气味充满了他的鼻孔。尽管他的脊背上有些不安,但当他走近祭坛的时候,他感到一阵兴奋的寒颤从他的身体里流下来。 

房间里几乎没有照明,隔壁房间里安装的几盏灯也无助于驱散附着在空间上的黑暗。祭坛本身笼罩在阴影中,西奥多很难分辨出任何细节。但有一件事对他来说很突出:祭坛是由一种不同于其他小庙宇的材料制成的。那块石头是黑的,风化的,但它有一种光泽,这在建筑物的其余部分是没有的。在昏暗的光线下,它似乎在闪着光,向他招手。 

西奥多带着一种莫名其妙的探索冲动,走得更近,跪在祭坛前。当他的手指在表面上移动时,他感到一种奇怪的感觉,一股似乎从岩石中散发出来的电的刺痛。突然,他听到一声尖锐的响声,他的呼吸夹在他的喉咙里。 

他以最快的速度爬离祭坛,这个动作激起了一片尘土,使他无法控制地咳嗽起来。当他用衬衫的边缘擦了擦嘴,快速地眨着眼睛,试图恢复视力时,他看到了令人难以置信的东西。另一块石头,和第一块一模一样,从祭坛上升起,一个小雕像在房间里微弱的灯光下闪闪发光。 

西奥多惊奇地看着这个小雕像上升到祭坛顶上,它的表面闪耀着超凡脱俗的光芒。以前充满他的敬畏和好奇之情更加强烈了,他感到一阵兴奋之情席卷全身。这不是一个普通的发现。 

这个小雕像和他研究过的任何东西都不一样,它是一件艺术杰作,一件无法解释的令人惊叹的工艺品。它不像任何美索不达米亚或他见过的其他文明的艺术品。错综复杂的细节,人物伸出的双手栩栩如生的动作,石头表面下仿佛在跳舞的漩涡图案,这一切让我一时难以接受。 

当西奥多更仔细地检查这尊雕像时,他感到内心充满了兴奋和期待。关于这一发现,有些东西是无法解释的,有些东西违背了他理解的界限。当他伸出手去触摸雕像时,他知道自己正处在不可思议的边缘,这将永远改变他的人生轨迹。 

西奥多战战兢兢地慢慢地向那个神秘的黑色小雕像伸出了手。当他犹豫地触摸冰冷光滑的表面时,脖子后面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当他的指尖掠过那些错综复杂的雕刻时,一种不安的感觉爬上了他的脊梁,仿佛有一种看不见的力量在注视着他。 

好像过了很久,什么也没发生,他开始怀疑这一切是否只是一个奇怪的幻觉。 

“嗯。”他咕哝了一声,抓了抓脑袋。出于某种原因,他曾以为会发生同样令人印象深刻的事情。他环顾四周,想看看这间满是灰尘的房间里是否还有什么东西发生了变化,但除了祭坛上那个可怕的小雕像之外,其他一切看起来都没什么变化。 

他挪了挪脚,扶正了从鼻梁上滑下来的眼镜,又一次把注意力集中在小雕塑上。 

但突然,一股微弱的震动在雕像上荡漾开来,他的心一下子跳到了嗓子眼。 

“那是不可能的,”他睁大眼睛大声说。 

黑色的雕塑仿佛活了过来,仿佛是通往另一个境界的门户。西奥多目不转睛地盯着小雕像两只手之间在空中形成的小洞。 

现实结构中的微小扭曲现在变成了一个漩涡,一个深渊般的虚空,似乎用一种不可阻挡的力量把所有的东西都吸引过去。西奥多的头发拂过他的脸,他跌跌撞撞地后退,几乎无法保持平衡。 

这个小雕像,曾经是一个坚实的物体,现在看起来正在融化成虚无,被吸入漩涡,就像飞蛾扑火一样。西奥多脚下的地面剧烈地摇晃着,仿佛这座建筑的地基都要被撕裂了。 

漩涡中的紫色能量跳动着,以其超凡脱俗的美丽催眠了西奥多。但随着黑洞越来越大,他带着令人作呕的感觉意识到它正向他袭来。 

虚空不断扩大,直到有网球那么大,以一种违背逻辑的速度向他冲来。随着一声撕心裂肺的尖叫,西奥多试图逃跑,但他的身体太慢,太重了。 

黑洞与他的胸口相撞,他觉得自己像是被一列货运列车撞了一下。那种痛苦是无法形容的,就好像他的灵魂正在被撕裂。他的脑子里充满了刺眼的光芒,他觉得自己像是漂浮在纯粹痛苦的海洋里。 

这感觉就像他的整个生命被一原子一原子地撕裂,只留下了一种无法忍受的空虚。他的眼睛流血了,他的身体在肮脏的地板上猛击,因为他感到自己的本质被虚空所吞噬。 

紫色的能量在黑色的球体内扭动和舞蹈,用一种怪异的光照亮了西奥多的脸。他尖叫着,但他的声带已经被疼痛灼伤了。周围的世界开始旋转,他感到自己被拉进了虚空。他的思想变得支离破碎,他祈祷迅速

痛苦的海洋不断扩大,以令人痛苦的缓慢达到他的四肢,一丝不苟地抹去了他存在的每一丝痕迹。就好像他被从现实世界中抹去了一样。当末日最终来临时,他像一个失去的亲人一样欢迎它。 

出现在他面前的金色火花,就像一个微缩的太阳,放射出光和热,温暖了他的皮肤,使他充满了惊奇感。仿佛他正在见证一个新宇宙的诞生,而他是这个宇宙事件的唯一见证人。 

但当火花离他越来越近时,西奥多突然感到一阵恐惧。他觉得自己快要被这件给他带来如此多的敬畏和惊奇的东西吞噬了。他试图反抗,但能量太强大了,他觉得自己被拉得越来越近。 

然后,疼痛来了。它就像一千把刀一次刺向他,一种灼热的灼热吞噬了他的整个生命。他感到他的肌肉抽搐和痉挛,他的神经因痛苦而燃烧。这是他所感受到的最痛苦的痛苦,他只想让它结束。 

最后,当他身体的最后一个细胞燃烧殆尽时,西奥多感到了一种解脱的感觉。疼痛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莫名的平静。他好像重生了,被创造和毁灭的火焰转化了。而当他闭上眼睛的时候,他知道自己目睹了一件很少有凡人见过的事情。 

他全身疼痛,仿佛每块肌肉都伸展到了极限和极限。他的头在砰砰作响,每吸一口气,连他的牙齿似乎都会疼。他试图移动,但他的身体感觉像一只刚出生的小猫一样虚弱,几乎无法支撑他的体重。他躺在那里,仿佛是一种永恒,他呻吟着,唯一的声音打破了漫长的沉默。

慢慢地,他睁开了眼睛,眨去了笼罩着他心灵的迷雾。世界变得清晰起来,他环顾四周,打量着周围的一切。房间里黑漆漆的,有不祥的预感,墙上的影子在跳舞,就像可怕的幽灵。空气中弥漫着浓重的霉味,让人难以呼吸。

“我这是在哪儿?”他的声音几乎是耳语,但即使是最温柔的声音也似乎在寂静中震耳欲聋。

经过极大的努力,他把自己推到了一个坐姿上,感觉到每一块肌肉都在尖叫以示抗议。他瞥了一眼自己的身体,吓得喘不过气来。他全身赤裸,皮肤像第二层一样贴在他的骨头上。他的肋骨赤裸裸地松了一口气,他的四肢不过是树枝,上面铺着薄薄的纸皮。他看上去像一具骷髅,有一段时间,他怀疑自己是否已经

这...这是怎么了” 他的喉咙发干,他挣扎着要说出话来。他感到一阵震颤折磨着他的身体,威胁着要把他送回痛苦的深渊。

当他环顾四周时,他意识到他并不孤单。房间里摆满了各种形状和大小的雕像。有些很小,还没有他的小指大,而另一些则比他高,他们的五官被阴影笼罩着。他们是石头、金属,甚至木头做的,他们似乎用毫无生气的眼睛回瞪着他。这些雕像有动物、男人和女人,但也有一些难以描述的怪异、超凡脱俗的生物。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试图使他那奔腾的心和焦躁的头脑平静下来。他能感觉到精神崩溃的来临,但他用他存在的每一根纤维与它作斗争。他得先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的好男人?”

起初,这些话听起来很陌生,很刺耳,但当他的头脑清醒后,他意识到他能听懂这些话。

在黑暗中,这个声音在那似乎没有尽头的雕像走廊里回荡,让他的脊背发凉。小小的、散乱的蜡烛在地板上闪烁着、舞动着,照亮了一块块的黑暗,投下长长的、怪异的影子,似乎它们自己在移动、扭动。

当他转向声音的方向时,他感到脖子上突然传来一阵尖锐的刺痛,使他痛苦地退缩。下意识地按摩自己的脖子以减轻疼痛,他眯起眼睛,试图刺破黑暗,定位声音的来源。

几米远的地方,他看见一个上了年纪的人不确定地看着他,脸上刻满了担忧和恐惧的皱纹。那人迟疑地向他走了一步,伸出粗糙的手,然后突然停了下来,似乎不知道该怎么办。

“你没事吧,我的好兄弟?”老人问,声音有些颤抖,显然有些不安。

他舔了舔嘴唇,试图在说话前尽可能多地收集水分,他的心因为恐惧和困惑而狂跳不止。

“不。”他努力地说,摇了摇头,声音几乎高过耳语。但他还没来得及再说什么,他的身体就出卖了他,他瘫倒在地板上,四肢颤抖无力。

他听到老人匆忙的脚步声,一只温暖的手轻轻地抓住了他的肩膀,把他拉到了一个坐着的位置。他喘着气,感到一阵剧痛像闪电一样从他的身体中射过,使他痛苦地咬紧牙关。

他呻吟着,感觉自己的身体因发烧而燃烧,他的头脑因迷茫和迷失而昏迷不醒。就好像他体内已经没有更多的能量了,他的身体为了继续前进而决定自己吃东西。

“年轻人,喝这个吧,”老人说着,递给他一小瓶。他感到有什么东西摸到了他干枯的嘴唇,然后兴奋地涌向他疲惫的身体,使他惊讶地喘息。他能感觉到他的贪婪的细胞饥饿地吸收营养,慢慢地使他恢复生机。

很长一段时间,他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老人扶着他,他闭着眼睛全神贯注地努力恢复自己的力量。那股强烈的能量爆发渐渐消失了,但他仍然感到精神抖擞,就像刚饱餐一顿之后,睡了一个长长的午觉,神清气爽。

他睁开眼睛,费了点劲,总算自己站了起来,两腿像果冻一样摇摇晃晃。老人跟在他后面,张开双臂,似乎在等着他再次倒下,以他现在的状态来看,这是极有可能的。

虚弱地笑了笑,朝他的恩人点了点头,心中充满了对这个陌生人的感激和敬佩,这位陌生人救了他的命。“先生,谢谢你的好意。如果不是你,我无法想象会发生什么。”

老人看起来对他的迅速恢复感到惊讶,但也报以微笑,他的眼睛里闪烁着温暖和同情。他解开灰袍,递给他,双手颤抖着。“拿着这个。你一定很冷。”

他犹豫地接过袍子,披在肩上,感到它们柔软温暖的织物像茧一样包裹着他。他闭上眼睛,享受着温暖和舒适的感觉,脑子里充满了疑问和疑惑。

“你叫什么名字,年轻人?”老人问道,他的声音温柔而抚慰。

他张开嘴回答,然后皱了皱眉头,头脑一片空白,空荡荡的。他的名字。他叫什么名字?

他站在那里,他的头脑感觉像是被一团浓雾笼罩着,把他的记忆和身份都笼罩在一层浓雾之中。他感到一阵恐慌在他体内升起,他努力回忆起关于自己的任何事情,但这就像试图抓住一个转瞬即逝的梦。

这位老人忧心忡忡的脸集中在眼前,他满脸皱纹,满脸忧虑,凝视着年轻人迷惑不解的目光。

突然一阵眩晕袭来,他跌跌撞撞,想抓住什么东西不放。老人伸出手扶住他,他的双手坚定地放在肩膀上,让人安心。

“放松点,年轻人,”他平静地说。“深呼吸,试着放松。你会想起来的,我敢肯定。”

他摇了摇头,试图从他的脑海中清除蜘蛛网,但这就像在一片阴暗的思想沼泽中跋涉。他闭上眼睛,努力让自己回忆起过去的一些事情,任何事情,但他所能看到的只是一张空白的画布。

“年轻人,你还好吗?”这位老人的声音充满了忧虑,因为他试图把他从发呆中抖出来,他看着苍白而又湿漉漉的皮肤时,脸上充满了忧虑。

“看着我,我带你离开这里。你得吃点东西。来吧”老人温柔地引导着他,他疲惫而坚定的双手搭在他的肩膀上,他们开始沿着大教堂的过道走下去。空气中弥漫着熏香的气味,柔和的烛光照亮了他们走过的路。

年轻人让老人引导他,而他的思想却试图摆脱疯狂的状态。雕像耸立在他的头顶上,每座雕像都是手工艺的杰作,他觉得自己在巨人中间行走。大理石雕像在烛光下闪闪发光,表情严肃而不动,而青铜雕像则像金子一样闪闪发光,散发出一种力量和威严的光环。

当他们走的时候,他偶尔会听到窃窃私语,但他没有看到其他人。他们的脚步声轻柔地回荡在大厅里,打破了寂静。这位年轻人感到一种孤立感,仿佛他是世界上唯一剩下的人。

渐渐地,夜幕降临了,他意识到自己在一座巨大的建筑里,天花板上有一个穹顶,顶着几十米的高空。蜡烛发出的光创造了一种虚幻的光芒,让人感觉他仿佛在群星间行走。一开始,他意识到他们所在的那部分,里面有最小的雕像,而在中间,他看到的雕像升到天花板上,无法辨认出他们的脸。

“我们在哪?”他的声音里流露出一丝敬畏的神色,随着每一步,雕像变得更加细致和壮丽。老人看着他,眼睛里闪着一丝欢乐,他回答说:“我们在神的大教堂里,这是阿尔西亚最著名的庙宇。”

他惊奇地环顾四周,惊讶于这地方的巨大和壮观。这些雕像是由各种材料制成的,从青铜和大理石到黄金和水晶,每一个都比上一个更加复杂和美丽。他甚至看到一个用蓝色水晶雕刻的,使他惊奇地转过头来。

当他们用更奢华的雕像接近寺庙中心时,通道变得越来越宽,蜡烛变得越来越多,他在一些雕像的底部观察到各种各样的祭品,从硬币、珠宝到信件。他还在一些雕像前看到许多人在祈祷,他们的脸被蜡烛闪烁的光照亮。

他看见一个女人跪在一座雕像前虔诚地祈祷,雕像描绘了一个肌肉发达、留着长胡子的男人骑在一条金色鳍的鱼上。其他人从他们身边走过,沿着这条路,转向不同的通道。

“所有的雕像都是神的画像吗?”他转身对老人问道。出于某种原因,这么多神的想法似乎令他困惑。

老人怀疑地眯起了眼睛。“你从哪里来,孩子?”他问。“小心点,因为众神可能是仁慈的,但如果被冒犯了,他们也可能会报复。”

他庄重地点点头,感到不安。

当他们终于来到寺庙的入口处时,年轻人睁大了眼睛,敬畏地看着眼前这壮丽的景象。一大群人在他面前伸展开来,他们的精力和兴奋溢于言表。象潮水一样,他们进进出出大教堂那两扇装饰着复杂的雕刻和装饰的大门。他眯起眼睛,想把这一切都看进去,但还没来得及理出头绪,一个沉重的重量就从上面落在了他的身上。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空气变得安静下来,每个人都带着恐惧和敬畏抬头望着寺庙的天花板。

一股仿佛可以让他瞬间消失的力量穿过他的身体,他毫无疑问地知道,不管是什么拥有如此强大的力量,都是危险的,应该让人感到恐惧。他整个人都想跪下来,表示他的卑躬屈膝,但是一想到要向一个所谓的上帝屈服,他内心就感到厌恶。

费了好大的劲,他才勉强保持着不动,感到自己的双腿因为用力而颤抖,但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抗拒这股无所不包的力量。大多数礼拜者跪在地上,头靠在地板上,以示尊敬。

随着神的力量继续在房间里散发,一种不知名的东西在他体内涌出,一种猛烈的抵抗像火焰一样燃烧。他咬紧牙关,感到自己的双腿因为试图反抗上帝的力量而颤抖。

在他身边的老人,早已低着头跪在地上,急切地拽着他的衣袖,低声嘟囔着什么。但他完全专注于试图保持静止,站起来反对上帝的暴政。

尽管他尽了最大的努力,但上帝的力量是不可否认的。他感到虚弱的身体背叛了他,就在他快要倒下的时候,他体内有东西裂开了。一股力量从他内心深处响起,就像一个鼓,发出了一股饥渴的能量的涟漪。

那股力量从他体内喷涌而出,就像一条温暖的毯子,保护着他不受上帝专横霸道的统治。当两种力量相互冲突,试图压倒对方时,他感到自己的感官变得敏锐,视野变得清晰。

冷汗流下了他的脸,尽管他不再感受到上帝力量的影响。他竭力保持不动,但他拒绝让步。为了保持专注,他试图找到保护他的力量的来源。那空洞的节拍每隔几秒钟就发出一声巨响,随之而来的是一种贪婪的感觉和古老的渴望。他跟着节奏,他的感官集中在一个点上.

“给我跪下!”雷鸣般的声音像鞭子一样劈啪作响,打破了上帝降临时那令人压抑的寂静。

他吓了一跳,眼睛又回过头来,忘记了那神秘的力量。当他的头一直往上爬时,他的脊背上一阵颤抖,直到他看到前面的那个人准备把他撕成碎片。他的大脑需要几秒钟的时间来记录他双手交叉站立的暴虐的存在,不耐烦地等待着他的命令被遵循。

这位神有人类的两倍大,但他的存在似乎比他目前所居住的身体所能容纳的还要大。就像上帝穿上了一条太小的裤子,无法容纳他的全部力量。

对人类来说,上帝看起来超凡脱俗,光辉灿烂,他的眼睛像两个太阳一样闪耀着金色的光芒。他的头发看起来就像错综复杂的金属丝,即使在洞穴般的大教堂柔和的灯光下也闪闪发光,他穿着用料考究、图案精致的衣服。然而,这位神最引人注意的是他的手。他们不像那些跪在他周围的凡人那样有血有肉,而是用纯金制成的,雕刻得非常精细。当人类看到上帝向前走的时候,他惊讶地张大了嘴,他看到了金属的手有最微弱的动作。

这突如其来的动作使他意识到自己陷入了深深的困境。上帝似乎被他的不服从激怒了,愤怒的线条玷污了他超凡脱俗的美丽。他考虑下跪,这是一种谨慎的做法,任何一个神志正常的人都会这样做的。但当这个想法闪过他的脑海时,他的一部分开始抗议,拒绝听一个要求他顺服的人的话,即使那个人是神。

他对自己的暴力反应感到困惑,但自由感和选择自己行为的权利与他内心深处的某种东西产生了共鸣,这种共鸣甚至达到了他自己都无法理解的程度。他也许不记得自己是谁,从哪里来,甚至不记得自己的名字,但他绝对肯定,他不会向任何人低头。

带着他不知道自己拥有的勇气,他直视上帝,直视着他明亮的眼睛。这一简单的行动再次激怒了上帝,他们周围的空间似乎充满了力量。由于上帝的力量展示,人类无意识地、左右地跌倒在地板上。

不过,他仍然一动不动地站着。他自己奇异的力量保护着他,就像一个防御的贝壳,抵御着上帝的愤怒。

“我叫你跪下,凡人。”每说一个字,大教堂都在震动,他的心就像胸腔里的一只野兔子,恨不得尽快逃走。但他仍然保持着坚忍,从不让他的眼神飘忽不定,也从不表现出淹没他心灵的恐惧。

上帝举起他的手,他准备好迎接他的结局。他清楚地知道这一点是无可争议的。“我一定是疯了,”他想。“谁选择了与上帝决斗?只要跪下,表示对我的尊重,让我能活一天,那就太简单了。我的骄傲当然不值得为之而。”

他仍然站着。他不知道是什么驱使他做出如此不理智的行为,但他不能忽视自己的本能。他无法忽视自己的身份。

https://www.qasgk.com/list-1748-1.html

https://www.qasgk.com/list-1074-1.html

楼主签名:免费相亲网婚姻恋相亲交友-交友相爱苹果减肥旅游jiaoyou
回帖
拖动滑块验证
»
回复列表

    文章列表类的广告位

    My title page contents My title page contents html> My title page contents
    4D85E9C88FC8F760BEC971BB220D74DD
    ad
    ,